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伟德国际 >

神秘的鲁班书

来源:鬼大爷伟德国际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明天你要嫁给我 发表时间:2017-12-22

    五
    “小民你怎么了?”李通见我一脸震惊的样子,马上意识到我可能认识这本书,于是小心翼翼地问我道,“这本书有什么问题吗?”
    “魏海,你这本书是从哪里得来了?”我震惊了半天后,才开口问道。
    “在我那死去多年的叔公生前居住过的房屋里找到的。”魏海一本正经地回答说,“你们还记得,我叔公生前是什么人,住在什么地方吧?”
    “我记得,你之前带过我们去那里玩。那里好像是叫做绿水村,而你叔公是当地有名的阴阳先生,对吧?”
    “宾果!所以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,这应该是我叔公遗留下来的宝物。”
    我翻了翻书,发现里面的文字和老乞丐给爷爷的那一本完全一样,这就足以证明,这本书的确是如假包换的《鲁班书》。
    但为了保险起见,我还是问魏海道:“这本书上面记载的道术,你有尝试过吗?”
    “当然尝试过了。我试过书里面记载的发财横术,结果买中彩票中了好几千块钱。”
    “这么说来,这本书上面所记载的道术应该都是有效的。”李通说道。
    “肯定有效啦,要不然我也不会拿这本书来学校了。”魏海从我手上把书拿回,“怎么样小民?你想不想通过这书上的道术,使自己在月考上取得好成绩?”
    “想!”我毫不犹豫地说道。我不犹豫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没有信心,而是因为我很想见识一下《鲁班书》是不是真的。
    “那李通你呢?”魏海问李通道。
    “我也想。”李通爽快地说道,“MD,谁不想不努力学习就能取得好成绩啊?”
    “那就好!”魏海看了看手机,“我的这个道术,是要在午夜时分,由三个人一起才能操作。我们宿舍刚好就我们三个人,所以不用担心人数问题。而现在,正好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。所以三十分钟过后,我们就可以开始了!”
    由于今天是周末,宿舍楼里的大部分同学都回家去了,宿舍管理员也不会过来巡查,因此我们三个人可以大胆的进行道术试验。
    我和李通在魏海的指示之下,午夜十二点一到,便把宿舍的灯光关掉,然后和魏海一起,三人并排站在宿舍的东北墙角。而在此之前,魏海已经在我们左右两旁各点燃了一根蜡烛。在昏暗的烛光照射之下,我们三个人的影子,出现在我们正前方。
    根据魏海的说法,道术会让我们三个人的影子重合在一起,而事实上从光学的角度,这种情况的确会发生。魏海看到我们三个人的影子重合的地方,将一张写有我们生辰八字的白纸放在那里,然后带领我们念起咒语来。
    魏海的方法非常之有效,我们刚刚念了三遍咒语,宿舍的室温骤然下降了许多,跟爷爷见识得多的我,立即意识到这是鬼魅出现的前兆。
    我正要开口提醒我那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室友,不想李通突然说道:“喂,你们看到了吗?”
    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我下意识回了一句。
    “我们三个人的影子,有点奇怪。”
    经李通这么一说,我才注意到,我们三个人的影子中间,不知道什么时候,突然多了一个人的影子。这影子非常巨大,如果我不是身处在自己的宿舍,而是在篮球馆里,我一定会认为这个影子是属于姚明的。
    我们不约而同地四下观望,试图寻找出那个黑影的来源。
    然而我们看了很久,什么也看不到。
    李通的胆子比较小,他结结巴巴地问阿京道:“阿京,你的这个道术,到底会招来什么东西?”
    “我也不是十分清楚。”魏海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况,所以有些害怕,“书上说,这个道术叫做‘通灵术’,能够招来有道行的大仙,帮助我们实现愿望。”
    “哪这个巨大的黑影,是不是你说的大仙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,书上没说。”魏海开始手无足措起来,“要不,咱们就不要玩下去,好不好?”“好!我赞成!”
    李通说着,就要上前捡起地上那张白纸,但由于他实在是太害怕了,全身颤抖得异常厉害,走路的幅度很大,结果一个不小心,把旁边的蜡烛碰掉了。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鬼魅在作祟,蜡烛掉在地上后,居然快速地滚到那张白纸上面。因为蜡烛是燃烧着的,所以很快就把纸张点燃了。
    “李通,你在搞什么飞机?”魏海骂道。
    “对不起,是我不小心了。”李通连忙用脚把刚燃烧起来的火苗踩灭了。看着那张还冒着黑烟的白纸,我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    李通和魏海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,但不知为什么,我们三个月谁也不敢说出来,仿佛一说出来就会马上遭受到厄运。
    我们在原地上痴痴呆呆地站了很久,最后还是由魏海这个始作俑者开口打破沉默:“都快一点了,我们还是睡觉吧!”
    我和李通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,心里总想着那个巨大的黑影。
    毫无疑问,那个巨大的黑影是魏海的“通灵术”招来的东西,在李通碰掉其中一根蜡烛之后就消失了。我虽然看不见它,但是我敢肯定,那玩意儿不是什么善茬。
    “落花满天蔽月光,借一杯附荐凤台上……”就在我苦苦思索的时候,一阵诡异的歌声突然传入我的耳朵。这歌声是女人唱的,唱的是著名粤剧《帝女花》,凄美而又动听。
    我当即吃了一惊,心想三更半夜的,谁会那么无聊唱起歌来。先不说这宿舍楼就只有我们宿舍这三个人,单单是这《帝女花》,不是我们这些学生能够唱出来的。
   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悄悄地下了床,寻找这歌声的来源。这一找不要紧,一找之下我骇然地发现,这声音竟然是魏海发出的。
    我蹑手蹑脚走到魏海的床边,发现他半睁着眼睛,脸上挂着两串泪珠。从他那痛苦的表情来看,他好像是做噩梦。但是做噩梦的人,会出现男人发出女人声音这种情况吗?
    李通那小子也被魏海的梦话吵醒了,他走到我身边,低声问道:“小民,魏海这家伙怎么了?”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应该是做噩梦了。”我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。
    “做噩梦?不可能吧?”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,李通根本不相信我的解释,“一个人不管他做什么梦也不可能发出女人声音来吧?”
    “这个…呃…是比较特别的症状。我记得别人说过,这叫做‘睡眠变性症’。”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李通的话,于是胡诌了一个“睡眠变性症”来。
    “睡眠变性症?”李通一下子被我搞迷糊了,“这是什么病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正疑惑间,魏海的声音突然变了回来,发出“呜…呜…”的哭声。李通被魏海的这一突然变化吓坏了:“小民,魏海这个样子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觉得眼下要做的就是叫醒他。”
    李通同意了我的意见,他立即上前大力地摇着魏海道:“魏海,快醒醒!”
    李通摇了很久,魏海这才慢慢地苏醒过来,他看见我和李通站在他的床边,不禁有些惊愕:“你们干什么站在我的床边?”
    “你还好意思问我们,你睡觉的时候说梦话,唱粤剧,而且还放声大哭,你知道不知道?”
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魏海的回答出乎我和李通的意料之外,“梦里发生所发生的一切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    “那你梦到了什么?”
    “我梦到一个身穿大红袍女子站在我的床边,教我唱粤剧,诉说她生前的种种悲惨遭遇,听得我不仅跟她唱起《帝女花》,还为她的悲惨身世而情不自禁地难过落泪。我本想问她是怎么死的,但是你们一摇我,她就消失不见了。唉——”
    魏海说到最后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显然还在为梦中那个女子的遭遇难过。我安慰他道:“魏海,不要叹息了。这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。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    “是啊!”李通附和道,“魏海,这种事情你当真就错了。”
    “这当然了。我虽然同情那个女子,但是现实和梦境,我还是分得清的。”魏海回应道。
    尽管我们三个人嘴上都认为魏海的反常行为是他做噩梦所致,可我们内心里其实隐隐觉得,这事情极有可能我们玩“通灵术”造成的。
    我们的预感没有错,第二天的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,再次被魏海同样的反常行为吵醒了。这一次我们没有在去叫醒他,而是默默地用枕头蒙住自己的头——是的,我们天真地认为这样做事情很快就会熬过去,但是事实却表明我们全都错了。魏海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一个星期之后,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。 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神秘的鲁班书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cp/49471.html
上一篇:阁楼的秘密    下一篇:冰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