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驴娘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程治平 发表时间:2016-12-26
村子里来了个算命的,那会儿娘正带着狗圣子在村口和大伙拉家常。算命的说狗圣子是文曲星下凡,要找一头怀孕的驴当干妈,因为传说驴眼能看见小鬼,保护着孩子不受邪魔侵害。娘四十岁上生了狗圣子,这才在村里面抬起头来,听了那老头的这番话眼眶都湿了,村里人说,俺们就知道你家狗圣子没白在你肚子里多待一个月。娘就为了找那头驴两天没着家,最后在隔壁村子找到一头刚怀孕的母驴,娘听说主人王老九人挺好的,因为年轻正直,被下放到这儿来的。第二天娘就带着一筐从山坳里打的鲜嫩嫩的青草和狗圣子去了。 第一次相见,狗圣子和驴彼此都警惕着对方。它是头被收养的,又刚怀孕的野驴,对人类充满了敌意;而狗圣子刚满六岁,曾经看着小伙伴被他的狗娘咬后得了狂犬病,因此一直担心着自己会得“疯驴病”,又怕驴踢他,本想找个棍子,可是院子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驴,就是草。狗圣子从地上抓了把娘带来的草,它居然跑过来抢那草。娘和王老九唠完嗑出来的时候,就看见一头狗圣子拽着草,一头驴咬着。娘笑得都肚子疼了。娘按着狗圣子的头吃了驴儿的奶水,还给它“咣咣咣”地磕了三个响头,一边磕一边娘嘴里还念叨着:“以后狗圣子也是你儿子了,要好好看顾着他,让小鬼儿们都躲远点儿。”从此,小伙伴们就改把狗圣子叫“驴圣子”了。 农忙的日子到了,娘从来不让狗圣子去田里,说那边有太多坟地,不干净。 “娘啊,他们都出去了,没人跟俺玩。” “那你去找王老九玩去,他是分配下来的,没地。你去找他玩,顺便让你驴娘看看你。” 待了一上午,好像村子里真的都没人了,实在太闷,狗圣子决定去找王老九玩。王老九不在家,门也没锁,估计给别人帮忙去了,只有驴儿在。天很热,狗圣子舀了一瓢水坐在台阶上喝,驴儿好像也渴了,外边的缸都见底了,它凑过来,狗圣子拿瓢给它喝水,它一口就喝光了,狗圣子又舀了一瓢,假装给它,又让它喝不到。它好像有点儿生气,嘴巴忽然咬住了狗圣子的手,狗圣子吓了一大跳,瓢掉到地上了。没想到,它也是吓唬他玩呢,只是把狗圣子的手含在嘴里罢了。狗圣子抬头看它,它在笑,真的在笑。它的嘴唇很软,狗圣子用另一只手戳它,它就“噗”地喷一口气,嘴巴像波浪一样。它的鼻孔特别大,拿草弄痒它,可以感到一股好大的热风。狗圣子就这么坐着,一会戳它这儿,一会戳它那儿。 晚上,娘来叫狗圣子回家,还给驴儿带来一筐青草。狗圣子说:“娘,这驴真有意思,它会笑。”娘笑了,王老九在一旁说:“圣子能看懂驴儿笑,这就是缘分啊。” 过了一阵子,农活更忙了,狗圣子就住到了王老九家里。清晨,狗圣子牵着驴在村里转;白天,给它梳理毛、找跳蚤、抓痒痒,还给它讲故事听,有时候困了还跟它在一块睡觉儿;夜里,就跑到它的驴棚里撒尿。驴儿总能让狗圣子开心。 不过,那个才二十多岁的王老九每天晚上总要把狗圣子叫到屋里,问他今天念了什么书。没事就跟狗圣子聊聊天,讲点儿文化课。 “你从哪弄来驴儿的?”狗圣子问王老九。 “去年刚来这儿的时候,见它被人套到村子里来,不听话,有人想弄死它,看着怪可怜的就养下来了。对了,圣子,你怎么没人教就识字啊?”王老九说。 “俺上面有三个姐姐,天天晚上都念书,听多了看多了也就会了。王老九,你刚说驴儿不听话,俺觉得挺听话的呀。” “嗯,驴儿通人性,谁对它好,它就对谁好,很聪明,不过就是有时候挺倔。圣子将来要去上大学。”俩人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 狗圣子跟娘赶集的时候给驴儿买了个铃铛,没想到它不喜欢,充分发挥了它是头倔驴的本性,愣是拿脑袋往墙上蹭,最后狗圣子一气之下回了家。没想到过了两天,驴儿竟自己找到了狗圣子家,狗圣子也忘了他跟驴儿还在闹别扭呢,笑呵呵地迎了过去。 “圣子,你二娘来看你了。”一起玩的小伙伴说。 狗圣子一撇嘴:“你二娘才是驴呢!你们那是嫉妒俺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驴儿去?” 小伙伴们围上来,都想摸摸驴儿。狗圣子急了,骂:“滚你们的,别靠近驴儿,没看见它挺着大肚子呢吗?”然后他就摸着驴儿的肚子说,“驴儿,等你生完娃,俺就骑着你去上学,然后拿个大奖状,让娘和王老九也高兴高兴。” 可是,快开学的时候,狗圣子突然站不起来了。娘急得起了一嘴的泡,带着狗圣子到处求医,最后市医院的大夫说了:“去哪儿都没用,这是遗传病,回家吧,别糟蹋钱了。”连看相的那老头都说,还是没躲过妖精缠身这一劫呢。 爹娘灰头土脸地把狗圣子带回家。村里人说:“文曲星下凡怎么着,不也是一瘫子吗?连学校都进不去!” 狗圣子犟嘴:“俺正好不想去上学呢,反正书上面的东西俺也都会。” 娘心疼孩子,一个劲儿说:“儿啊,你要是疼,要是害怕就跟娘讲,别憋着。” “娘,不疼,一点儿都不疼,不怕,有什么好怕的?”说这话的时候,狗圣子像个小大人似的。 忽然打外边传来一阵铃声。狗圣子说:“哎呀,娘,你看看外头,准是驴儿来了。” “又来了,前一段时间你们出去的时候它老来呢。”三姐说。 三姐背着狗圣子到了院里,看着驴儿挺着那么个大个肚子,眼神里全是关切和担心,狗圣子一直绷着的那股劲儿终于垮下来了,一边摸着驴儿一边哭,觉得自己特委屈,特害怕,我这是招谁惹谁了,怎么就不能走了呢!“驴儿啊,俺以后不能去看你了,你也别老过来看俺了,等你生了娃儿再过来吧。就算你生完娃儿,俺也不能骑着你去上学了,俺也不能得大奖状给俺娘了……” 隔壁二担子他们去上学快一个月了,驴儿连着几周都没来。周末王老九过来给狗圣子送书看,等他一进屋,狗圣子忙问:“驴儿是不是生了?”王老九苦着脸说:“难产,小驴死了,驴儿大出血,可能以后也生不出小驴啦。现在它不吃不喝的,看样子快死了。” “娘,俺要去王老九家!” 坐在草垫子上,狗圣子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:“你这么不吃不喝的,是不是不想活了?小驴死了,俺知道你难过,可你不是还有俺呢吗?你不还是俺的娘吗?俺不是说等你生完娃儿要让俺骑着你去学校里拿大奖状吗?驴娘,你不要俺了吗?”算命的说夜里看驴眼能见到鬼,可是那夜,狗圣子没看到鬼,却看到驴娘的泪,热滚滚地流下来…… 第二年春天,在王老九的举荐和娘的三袋大米作用下,校长同意狗圣子去学校面试,面试之后,竟还允许他直接插到三年级,连学费都免了。村里人都说,没准儿我们这儿真能出个状元哩。 早上,驴娘挂着铃铛从家里出来,驮着狗圣子去学校。第一天上学的时候,铃铛的声音从村子这头传到那一头,好多人都出来看,学校里也挤满了人,看这个天才瘫子,看他的驴娘。其实,那天狗圣子有点儿紧张,但是驴娘可神气了,仿佛它背上驮着的是衣锦还乡的状元。以前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羡慕狗圣子能上三年级,同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也对他关心有加。不过,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驴娘。 “你那头驴儿可真听话,俺们能骑一骑吗?” “不行,俺驴娘脾气不好,回头把你们摔下来。” “你真管驴叫娘?” “那又怎么了,没准你们谁还认狗当娘呢?” “你怎么知道的?可惜俺狗娘没什么灵性,早知道当初俺也认头驴当干娘就好了……” 狗圣子自己也不知为什么,躺在家里的时候,学校有那么大吸引力,可是等真去了,跟别的孩子待在一起时,又有种莫名的失落感。走在上学的路上,有时候狗圣子会趴在驴娘背上流泪。驴娘啊,俺也想玩跳房子,跳皮筋。你带着俺去别处玩吧,今天不想去学校了,反正老师教的我都会……这时候驴娘就会停下来或者转到别的路上,等狗圣子哭完了,说:“驴娘,还是去学校吧,也许他们今天会有别的玩,看着也过瘾。”驴娘一听就会立马加快脚步往学校奔去,所以狗圣子从来没有迟到过。 狗圣子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小学毕业了,村里人都说他是神童。那年暑假,他等待着命运的安排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乡里上中学。驴娘有时候来帮他家耕地,可是娘心疼它,知道它自从那次难产之后就一直身体不好,说:“地里就不辛苦你了,有空多陪陪圣子,带他出去玩会儿。”驴娘好像认识所有的路,还带着狗圣子去了很远的地方,有好多漂亮的花,很美的小溪,就连二担子他们都不曾到过这样的地方。 从那以后,几乎每天,驴娘都会驮着狗圣子到溪边。狗圣子在花间看书,驴娘就会安安静静地走到远处吃草。 直到有一天,狗圣子忽然听不见驴娘的铃声了。等了一上午,驴娘都没出现,他慌了神,一边爬一边喊,可是到处都找不到驴娘的影子。狗圣子大哭,驴娘准是出事了,要不是不会丢下他一个人的。直到夜里,爹娘和王老九才在山腰上找到爬得膝盖和手都血肉模糊的狗圣子,他都哭成个泪人了,不住地喊:“娘啊,快帮俺把驴娘找回来,快找回来!” 他们找了一夜,也没找到驴娘,只找到了铃铛。最后娘说:“怕是让别人掳走了。” 狗圣子的膝盖和手都裹上了厚厚的纱布,躺在床上不想吃也不想睡,一想到驴娘会被怎么样,他的泪就会流下来。没想到第三天上,驴娘竟自己跑回来了。娘哭了,对狗圣子说:“它这是不放心你啊,刚逃出来就来咱家了。” 驴娘浑身都是鞭子印,脖子上还流着血,它径直走到狗圣子床边,低下头来闻他的膝盖。狗圣子抱着驴娘的头,哭着说:“驴娘,俺不疼!你是不是特别疼?别怕,没事了……” 这时候,忽然从外边闯进来一个拿着刀的人,恶狠狠地说:“驴呢?妈的,俺今天要宰了它!” 娘急了,喊:“你扣了俺们家驴,你还要宰了它?你有病啊!” 那人说:“它刚踢了俺家儿子,都昏迷送医院了,今天豁出去赔给你家几百块钱,也要宰了它给俺儿子报仇!”说着一把就把娘推开了。 狗圣子一见这架势,顷刻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扑上去死死抱住了他的腿,叫道:“你想宰驴娘,先把俺宰了!”那人使劲踢了一脚,把狗圣子的门牙都踢掉了。 就在这时候,王老九忽然从门外冲进来把那个人拦了下来,紧接着外边传来了鞭炮声、车声,几个人走了进来,其中有校长,有村长。 “这怎么回事?”一个陌生的中年人问。这会儿村里人也都聚过来了。“他偷了俺驴娘,还要宰了它。”狗圣子哭着说,嘴肿起来老高。 “这没王法了?”中年人说。 “你是哪棵葱?敢管老子的事!”拿刀的人凶巴巴地说。 一旁校长骂道:“你也太不像话了,怎么能跟乡长这么说话!” 校长向大家宣布:“狗圣子,也就是王中举同学,数学竞赛得了全国第一名。这可是咱们县第一人啊!县教育局的局长、乡长和电视台的人都来了。”一番话说得在场所有人炸开了锅,校长得意地说,“俺就知道这孩子不简单,当时……” 王老九在一旁说:“圣子娘,还不快进屋给圣子换身衣裳,洗洗脸!” 狗圣子摇摇头,还抱着那个人的腿。 “进去吧,乡长和村长都在呢,没人敢放肆。”王老九说着把狗圣子抱了起来。狗圣子说:“驴娘别怕,一会儿我就出来。” 换好了衣服,校长让狗圣子给大家说两句,狗圣子看了看王老九,那意思是“我该咋办”。 王老九小声说:“你不是村里的小诸葛吗?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呗。” 狗圣子清了清嗓子,说:“俺除了要谢谢俺爹俺娘之外,最感谢的就是俺驴娘,没它俺就上不了学。还有,其实,能考第一名,都是王老师教导有方。” 王老九感动得都傻了,村民们都热烈鼓掌。接下来由乡长向狗圣子颁发了一千块钱奖金和一个大奖状,此外还有一把轮椅。狗圣子骑着驴娘跟领导们合了影。乡里提出保送狗圣子去县城上重点中学,免学费、包食宿,可是被狗圣子和娘拒绝了,娘说:“俺娃虽说小学毕了业,但毕竟还小,腿脚又不方便,没个人照顾,俺不放心啊,还是在乡里上吧。”狗圣子更是舍不得驴娘。 后来,村里大喇叭一连广播了三天狗圣子得奖的事。不久,王老九被调到县一中教书去了,还开了辅导班。走的时候,他和狗圣子都哭了,他说:“谢谢你,圣子,谢谢你,我还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走不出这山沟去了呢。” “王老九,你别哭。真是的,俺就盼着你走呢,你走了,俺驴娘就真成俺的了!” 驴娘驮着王老九的行李和狗圣子,一直送到车站,狗圣子说:“王老九,好好教书,别丢俺的脸,经常回来看俺和驴娘。”王老九使劲地点了点头。 狗圣子家专门盖了间新驴棚,而且有了乡长的庇护,再也没人敢打驴娘的主意了。狗圣子骑着驴娘去上中学时,村子里人听了铃铛声,就说,脚不灵又怎么样,挡不住文曲星考状元啊!没准圣子将来还能当县长呢。娘说,她从来没有像那个夏天那么风光过,连地里都不去了,整天就在村口等着乡亲们夸狗圣子呢。 转眼,狗圣子就念初三了。临近中考,课程很重,狗圣子每天很早就出门,很晚才回家。娘心疼,说:“娃啊,不行就住在学校吧,你现在也大了,整天这么累,路上还得折腾这么久。” “娘,俺没事,不累,俺平时还比别人多睡觉呢,早上在驴娘背上可以背背书,晚上回来还能在驴娘背上睡会儿呢!您到时候多给驴娘吃点草,它也挺累的。”狗圣子说的是真的,他一坐到驴娘背上就能睡着,驴娘也知道他累了,所以每天都走得很慢,很稳,驴娘的背又温暖又柔软。 一眨眼,就那么毕业了,狗圣子成了乡里第一个考上市重点高中的孩子。在驴娘背上念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狗圣子第一次离开家,离开了驴娘的背,拄着双拐跨进了城市。那天驴娘跟着公车走了很远很远,一直走到大公路边才停下。狗圣子第一次知道了想家的滋味,想爹娘,想三个姐姐,更惦记驴娘。 狗圣子回家时,车刚下公路,就看见了驴娘,他提前下了车,靠着驴娘的头说:“俺想你了。”驴娘欢快地摇着头,铃儿一阵阵地响,真好听。狗圣子骑在驴娘背上,一路小跑回家。 娘说:“自从你走了,驴娘它天天不着家,天天去大公路旁等你,连路边的草都快让它吃光了。”狗圣子笑了,摸着驴娘的头说:“不用天天等,两个星期回来一次,到时候我回来那天让娘给你挂上铃铛就行了。”驴娘听得懂,以后只有娘给戴了铃铛才去路边接狗圣子,有时候娘忘了,它就自己就叼着铃铛在院子里摇啊摇。快期末考试的时候,狗圣子一个月才能回趟家,忘了告诉驴娘,到了第二周周末,娘到天黑透了还不见驴娘回来,就出去找,驴娘还在路边等呢。“娃子要考试了,月底才能回来,快回家吧,别又犯倔。”娘劝了它半天才拉回来了。 高二那年寒假,期末考完试就要过年了,狗圣子得了奖学金,兴高采烈地回家,心里想着,背着大奖状,骑着驴娘,再让它神气神气。可是驴娘没在,反而是娘在车站等着他。 “驴娘呢?” “最近村子里牲口们都闹病,它也病了,不吃东西,还老往外反,拉稀,现在都快站不起来了。” 狗圣子的眼泪立马就下来了:“娘啊,俺们给驴娘请大夫吧,请大夫看看吧。” “大夫早来过了,说治不好,就靠牲口们自己闯了。” 驴娘看见狗圣子进门时,想站起来,狗圣子含着泪摆摆手,说:“卧着吧。”娘拿来垫子让狗圣子坐在它旁边,“过些日子就能好了,没关系的。”狗圣子把头靠到驴娘肚子上,感觉好像没有以前温暖了。 “娘啊,给驴娘多铺点稻草吧,它好像很冷。” 接下来的日子,驴娘也再也没站起来过,也不吃东西,狗圣子每天都央求三姐背他去山里割鲜草回来。 “三姐,对不起,又麻烦你了。”狗圣子说。 “呦,圣子长大了,还知道心疼人啊。”三姐擦了把汗,笑着说。 “三姐,你知道吗?刚走不了的时候,听隔壁大婶说,俺这种孩子活着只是给家里添麻烦,俺那会儿特别怕你们把俺丢了。俺想与其等你们把俺丢了,俺不如死了算了。俺就拿着娘藏在床下的老鼠药,正想吃,驴娘就在外边瞪着眼看俺,它就站在外边一动不动地看了俺一上午,俺最后才没敢喝。俺不想让她死,俺想让它看着俺上大学,俺想骑着它在村子里转悠,俺……”说着说着,狗圣子又哽咽了。 “别哭了,你驴娘不会死的。” 尽管三姐这样安慰着狗圣子,可驴娘还是越来越虚弱了,最后连脖子都抬不起来了,体温也渐渐低了。狗圣子摸它的鼻子和嘴唇,都是凉凉的,他想哭又强忍着,靠着它的背说,“驴娘,你记得俺生病那会儿吗?你记得你生娃儿那会儿吗?你记得俺骑着你去上学那会儿吗?你记得俺骑着你领大奖状那会儿吗?俺将来不想当县长,俺想当医生,把俺的脚看好了,到处去走走……可是现在我想当兽医了,给你看病,你好了带着俺去全国各地……” 驴娘抬了眼皮,眼睛已经没光了,狗圣子头一次觉得驴娘真要离他而去了。那夜,他特别不想进屋睡,就想一直陪在它身边,不让它孤单,给它力量,让它支撑下去。娘后来哭着跟狗圣子说,可能是夜里降温了,驴娘怕狗圣子着凉,愣是用最后的力气把他驮进了屋,它的腿已经站不起来了,就用前腿跪着,撅着屁股,把他推进来。娘听见动静下了炕,把狗圣子抱起来,驴娘还想出去,娘说,今天外边冷,就在屋里待着吧。驴娘才一步一挪地蹭进屋,把头搭在狗圣子的床上,连爹看了都哭了。 其实,娘不说狗圣子也知道,第二天他醒的时候,驴娘的眼还微微张着,当狗圣子用手靠近他的鼻孔时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他轻轻地在驴娘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驴娘,一路走好。 驴娘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。今年,狗圣子回家探亲,下了车不知为什么,竟在站台上愣了半天,后来他才恍然明白,真傻,驴娘不会来接我了。 正赶上母亲节,狗圣子去给驴娘扫墓,远远地看见墓地上还有别人,是一个家长带着孩子在那里祷告:“神驴啊,保佑俺们家四儿像王家狗圣子那样考上大学,将来有出息。”这是驴娘走后狗圣子第一次在它面前大笑:驴娘,你真成仙了!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好,你别担心。 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驴娘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gsh/minjian/26558.html
上一篇:刚正不阿的潮州知府    下一篇:巧戏绍兴师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