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镇水铜牛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未知 发表时间:2016-12-26
一、镇水铜牛 吴以广花了大把的银子才补了个新城知县的缺,上任的头一件事儿,就是想着把花出去的银子捞回来,再狠狠地赚上一笔。可他在县里走了一遭,心里却暗暗叫苦。原来,这新城乃是个苦寒之地,根本没什么可以捞钱的地方。 这天晚上,他正伏案翻看本县县志,忽然拍案叫好。他马上喊来了师爷曹磊,让他连夜拟个通告,发给各村豪绅,让他们三日后到县衙来开会,商谈铸造镇水铜牛一事。 曹磊一听,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。好一会儿,他才晃了晃脑袋,疑惑地问道:“大老爷,我没听错吧?您要商量铸造镇水铜牛?咱们新城县已经大旱三年,好多田地都干得冒了烟儿,不少村子都是绝收,老百姓靠朝廷的赈济活着,怎么还要铸造镇水铜牛啊?” 吴以广白了他一眼,说民谚有云: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那就是说,气候是要转换的,大旱之后,就可能有大水。这新城县志上也明确记着,几次大水,都因官府疏于防范,造成了很大的灾难。这几年连续干旱,以为咱新城县只会旱不会水,到时候大水一来,全都傻了眼。就是要提早动手,防水镇水。先铸造一对镇水铜牛,再动工疏通河道。 曹磊听得傻了眼,但大老爷有令,只得遵从。他是多聪明的人呀,转着眼珠儿一琢磨,即刻明白了吴以广的真实意图。他不禁暗暗摇了摇头,回去以后,就冠冕堂皇地写好了一道通告,然后就派人发给各村的乡绅。 三天后,各村乡绅都到县衙来开会了。 吴以广把要铸造镇水铜牛的事一讲,大家听了,都面面相觑。其实,乡绅们也都不是傻瓜,知道他不过是巧立名目收钱罢了。有人就愤愤不平地说:“这几年年景不好,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而且旱得要命,不见得就会发大水呀,要铸镇水铜牛并非当务之急。” 吴以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古语有云,福祸相倚。你敢说十年之内没有大水?今日若不铸神兽镇水,日后发了大水,本官就让那些饥民去找你算账。” 那人闻听此言,便不敢再说什么。别的乡绅也都噤了声。吴以广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,原来他早已派曹磊找到北直隶最著名的铸造师陈伟南核算过了,铸造两尊神兽,需要五千斤黄铜及其他材料,还有若干工钱,共需白银八千两,这些都要在场各位乡绅分摊了。吴以广叫过曹磊,让他把银子分摊给各家,不肯担承的就不要回家了。 乡绅们听了,都暗暗叫苦不迭。 很快,曹磊就把银子分摊下去了。乡绅们不敢违抗,只好按数目认捐。吴以广看数目分摊下去了,又说道:“各位既已认捐,就回去筹款吧,三天之内交上来。不然,就别怪本官不客气了!” 二、暗度陈仓 三天后,乡绅们交齐了八千两白银。 曹磊见吴以广没有动静,心里不踏实,偷偷问他,什么时候把白银送给陈伟南,好让他动手铸造神兽。不然,这么多白银放在府衙里,只怕夜长梦多,发生不测。 吴以广听了,不觉笑道:“曹师爷,我看啊,你这么多年的师爷,真是白干了。本官前面做足了文章,只为后面做一个伏笔。后面的事,才是本官真正要做的。你只管看着就是了,也该跟我学着点儿。等咱们圆圆满满地办完了事,这银子少不了你的。” 曹磊故作惊讶地问他:“大老爷是说,铸造完神兽,咱们还能赚下一笔?” 吴以广一撇嘴说:“不为赚银子,我跑这里来当什么官儿啊!”他让曹磊换上便服,第二天一早就出发,到外县去找铁匠询价,看哪个铸出神兽的报价最低,手艺又过得去,就找他来。不过,这件事情要保密,不能让外人知道。曹磊领了命,收拾一番,就悄悄出发了。 半个月后,曹磊带回了邻县的一个铁匠,他只要银钱两千五百两。吴以广很满意这个价格,就把铸造神兽的事交给他了。那铁匠就带着徒弟们在府衙的后院中搭起了熔炉,摆开了场子,开始铸造铁牛。 三个月后,铁牛铸造完成。但见这两尊铁牛,均是半卧半坐,昂头而望,神态自若,颇有气定神闲之感。吴以广看了,拍手叫道:“好,好!”结清了工钱,就让铁匠走了。 曹磊看着那两尊铁牛,却有些为难:“大老爷,咱们收了两尊铜牛的钱,却只铸了两尊铁牛,怕不好跟乡绅们交代吧?” 吴以广虚点着他的额头,笑道:“古人那些诗书,你算是白读了。书要读,还要活学活用啊。古人给我们想出了很多赚钱的法子,偷天换日、偷梁换柱、暗度陈仓,都是指点咱们的。咱们今天就用一用这暗度陈仓吧。” 曹磊一愣:“怎么就暗度陈仓了?” 吴以广凑到他耳边,小声说:“再辛苦你出去一趟,把陈伟南的二徒弟安若三找来,请他给铁牛鎏铜。按以往的行情,一百两银子就能拿下,他要多了你不要答应他,就说再去找别人,他一定会应下来的。讨价还价的本事,你总该有吧?” 曹磊蓦然明白了,吴以广一番折腾,原来是搞了这么个暗度陈仓。他忙点头应道:“大老爷请放心,这个本事,我还是有的。” 他即刻启程,前去聘请安若三。原来,陈伟南共收了六个徒弟,那五个都跟着师傅苦学技艺,只有安若三,看看技艺已经学得差不多了,就整天想着捞钱了。吴以广不知怎么听到了他的名声,专门派曹磊去请他。果然,曹磊出面说明了情况,安若三就爽快地答应了,带着家伙和帮工,即刻动身赶到了新城县。 吴以广跟他说明了自己的意图。 安若三点了点头说:“小菜一碟儿,您就等好儿吧。”一说银子,果真只要一百两。吴以广心里乐开了花,余下的银子,除了给几个知情人一点,尽可收入自己的囊中了。 三、意外 安若三不愧是陈伟南的高徒,手艺果真了得,只用了三天的工夫,就给那两头铁牛鎏上了黄铜。再看那两头神兽,金光闪闪,更显尊贵,吴以广看了,拍手称赞。 他选了一个良辰吉时,请了城西药王庙的和尚们做了场法事,共念吉祥经,住持亲自给神兽开了光。而后,安若三亲自指挥,把两头神兽安置在了子牙河两岸。两头神兽遥相呼应,更显神威。百姓们也是一片称颂之声。吴以广听闻此事,不觉暗暗好笑,再想到自己的高明,顿觉心花怒放。 第二天早晨,吴以广睡得正香,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。他忙问道:“谁啊?什么事啊?”曹磊惊慌地喊道:“大老爷,不好啦,那铁牛出事啦!”吴以广一听,心下也是一抖,忙开了门,问曹磊到底出了什么事。 曹磊这才说,子牙河边安置了两头神兽,新城县的人都觉得稀奇,纷纷赶去看热闹。有些道儿远或者是刚刚听到信儿的,今天早晨才赶到,结果发现铜牛那层鎏上去的铜皮被人刮走了,很多地方都露出了里面的铁,一时间谣言四起,很多人都围过去看,现在正议论纷纷呢。 吴以广一听,就变了脸色,怒声问道:“谁这么大的胆子,居然敢偷神兽身上的铜?” 曹磊苦笑着说:“大老爷,谁偷走了神兽身上的铜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关键是露出了里面的铁,这要是被乡绅们看到了,那就麻烦了。他们虽说只是乡绅,但难保结识什么京中权贵,这事儿要是传到京里去,那可就坏了。大老爷还是早做打算吧。” 吴以广心里一惊,曹磊说得有道理啊。他要集资铸镇水铜牛,谁都说不出什么来,可这暗渡陈仓的事儿,却拿不到台面儿上,万一谁真把这事儿给捅到朝里去,他这官儿说不定就当不成了,还怎么往回捞本儿啊?他急忙带上衙役们赶赴现场,同时开动脑筋想着应对的办法。 还别说,主意真让他给想出来了。 到了现场,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被刮掉鎏铜的神兽,果真露出了里面的铸铁来了。很多乡绅们也都看到了,正站在一旁睁大眼睛看着他怎么收场。吴以广拍了拍神兽,忽然义愤填膺地大喊起来:“曹师爷,这神兽铸造之事是你负责的吧?” 曹磊忙道:“是。” 吴以广又厉声问道:“你怎么跟铸匠说的?” 曹磊明白过味儿来了,吴以广这是要把脏水往他身上泼呀。他也不是吃素的,忙说道:“大老爷,我就是按您的吩咐一五一十、一字不改地说给他的。” 吴以广恨恨地道:“这个安若三,纯粹就是个骗子!我跟他说的是铸铜牛,他居然铸个铁牛鎏了铜来骗我。曹师爷,你跟刘捕头一道,带几个人,把他给我抓回来,让他重铸铜牛!” 曹磊一愣,但还是应了一声。 四、斗智 一行人回到县衙,曹磊找吴以广领差银,吴以广一摆手说:“你以为真的要去抓安若三呀?我只是说说罢了,好渡过眼下的难关。那安若三却是万万找不得的。” 曹磊一愣:“大老爷,这事儿怕是要给出个说法才行吧。” 吴以广无力地说:“你帮我出个主意吧,看看我应该怎么办。” 曹磊想了想,这才劝他,这事儿已经闹得满城风雨,万万不可再做文章了。既然已经铸了铁牛,那就留着铁牛吧,余下的银子,拿出来赈济百姓,欠款账目一并公布,料想那些乡绅们也无话可说。 吴以广也没别的办法,只得答应了。按他说的一办,这才发现给铁牛鎏铜的费用无处出,又不敢明着说出来,只得自己掏腰包垫上了。折腾了半天,倒赔了不少银子,让他叫苦不迭。 他没想到的是,其实这些都是曹磊做的手脚。他找安若三谈生意时就说好了,让他把鎏铜做得像鎏金,自然有人来盗刮,再让乡绅们到现场施加压力,他就好以此做文章了。 吴以广自以为聪明,其实也掉进了他的计策里。他总记着那句话:邪不压正。只要他心里想着老百姓,总归能想出对付邪恶的办法来…… 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镇水铜牛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gsh/minjian/26955.html
上一篇:最后的宝物    下一篇:神剪刘巧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