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天煞令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荻秋 发表时间:2016-12-26
  龙塘斋是个老字号的古玩店。时值兵荒马乱,店主龙三爷惨淡经营,倒也维持下来了。这不,年关过后,做成了几单生意,让龙三爷苦瓜似的脸,也挤出了一丝笑意。  这天,有个客人来古玩店看货,突然冒出一句话:“老板,你这里有皇宫里的东西么?”  龙三爷警惕地打量着他,良久才说:“有,有。”拿出了些寻常的鼻烟壶之类的,那人看了不感兴趣,说:“我说先皇的墨宝,有么?”  看来这人是识货之人。自从大清皇帝被赶下台后,日子一日不如一日,过惯了好日子的太监们,就把黑手伸到了皇帝身边。历代先皇的不少墨宝,题字啊,圣旨啊什么的,都被他们给偷偷拿走,倒卖到市场上了。那人肯定是听到风声,所以前来探问的。龙三爷眯着眼,笑了:“有啊,你要哪一朝的呢?”  那人指明要同治爷的圣旨,但龙三爷拿了几本给他,他还是不满意。龙三爷看了,就问:“你是要‘天煞令’吧?”  那人听到“天煞令”三字,双眼霎时放了光。  同治十三年,江苏官员胡轶珂以下犯上,被判谋逆大罪,株连九族。圣旨都拟好了,就差还没发出去,偏偏那个时候同治皇帝突然得了急病,驾崩了。胡轶珂乘着时势大乱,避过一劫。于是,这道唯一没有发出去的圣令,夹杂了皇帝遭天谴、胡家先祖有灵之类的传说,被称为“天煞令”,从此备受收藏者的青睐。  那人把“天煞令”拿在手里,摩挲了好久,问:“老板,你开个价吧?”  龙三爷竖起了三个指头。  “三万?”  天煞令“不,三十万!”龙三爷掩不住脸上的得瑟,“少个都不行。”  那人脸色变了,冷冷道:“实不相瞒,我要的就是这个。三千给你,要,就成交;不要,你后果自负。”  正是泥人也有性子,龙三爷冷笑:“买卖讲的是你情我愿。靠这般恐吓就能吓倒我么?你也太小看龙塘斋了吧?”  那人冷笑一声:“我不是吓你,我可是胡大帅的人。”  胡大帅正是当地的军阀胡霸天,平素称霸一方。龙三爷气头上,怒道:“我还是北洋政府的人呢。”  那人摔门而去,龙三爷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平添了几分忧虑。  两天后,古玩店里突然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,把店子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带兵的不是别人,正是军阀胡霸天。龙三爷慌忙跑出来,看到这个阵仗,吓得浑身哆嗦:“请,请问长,长官,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  胡霸天傲慢地说:“葛炀,你那天是怎么跟老板说的?”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人,正是那天的客人。原来,他正是胡霸天的贴身管家葛炀。葛炀说:“禀告大帅,我当时就警告过他,让他后果自负。可他偏偏不听。”  胡霸天笑了:“听到没有?要不你乖乖的把那东西给我,不然……你的脑袋可和它一样了。”说完,抬手一枪,那店前的石狮顿时崩开了花。  龙三爷又是打躬,又是作揖,求饶说:“大帅别动气,千万别动气。小人不是不想把那物件交出来,只是,只是这事另有隐情。”  这事还有隐情?龙三爷悄悄说了句话,连胡霸天也呆住了:“什么?你说那‘天煞令’是假的?”  龙三爷连连说小人该死,他从店中取出“天煞令”,递给胡震天。胡霸天和葛炀看了又看,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绽。  龙三爷叹了口气,说:“你们对着阳光看看。”  胡霸天把圣旨对着阳光一照,在最右下方的角落那里,果然隐约看到几个字:“贾亦真”。他脸色一变。时人都知道,这个贾亦真是非常著名的造假高手,他假冒出来的东西,几可乱真,但他也有个怪脾气,就是无论做出多逼真的东西,他都要留下自己的印记,这个假“天煞令”,无疑就是他的杰作了。  胡霸天是胡轶珂的后人。他在乱世中崛起,势力越来越大,但术士给他算命的时候说,要想成就更大的霸业,必须将他命中的“天煞”除去。至于他命中的“天煞”是什么,术士虽然没明说,很容易就让人想起“天煞令”。这“天煞令”原要诛杀胡家九族,当然对胡霸天的大业不利了。可没想到当他打听到“天煞令”的下落后,却居然还遇上假的?  胡霸天灰溜溜地回到府上,却见下人慌不迭地迎过来,说:“禀告大帅,府上出事了。”原来有人在大门寄刀留柬,声明信笺要交给胡霸天。  胡大帅打开一看,信中只有寥寥几字:“天煞令在我等手上,若想取回,须得答应与我等合作,不得反悔。你若答应,只需把风声放出去,我们即与你联系。”署名是“郭自强”。  胡霸天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年轻人坚毅的形象。这个郭自强是革命党人,不久前他来游说胡霸天和革命党合作,起兵反对北京政府。可胡霸天哪里耐烦听他啰唣,找人想把他逮了,没想到这人非常的机警,在军警到来前,跑个无影无踪了。  看来这个郭自强还不死心啊!胡霸天陷入了沉思,过了良久,他唤来葛炀,吩咐了一些事情。  没多久,胡霸天要和革命党合作的消息传遍了全城,郭自强也很快作了回应,约定独自在三日后的十里亭见面,商讨合作的事宜。  三日后,十里亭附近风平浪静,胡霸天不带任何的护卫,在亭子里等候着。午时将到,郭自强也孤身一人,提了个盒子前来。他来到胡霸天面前,不卑不亢地说:“大帅,你可来的真准时啊。”  胡霸天笑了:“郭兄弟,我可真佩服你,你自个儿就敢单刀赴会了?”  郭自强说:“甭说是单刀赴会,便是刀山火海在眼前,我们也照样上前不误。”  胡霸天鼓起掌来,问:“东西拿来了吗?”  他说的是“天煞令”,但郭自强拿给他的却是合作文件。胡霸天不动声色地看完,把名字签上。郭自强看了文件,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盒子递了过来。  盒子盖一点点地打开,终于,诏令露出了一抹金黄。就在此时,郭自强突然掏出一把匕首,往胡霸天当胸刺去。  原来革命党人本打算与胡霸天合作,然而经过观察,发现胡霸天的行径更让人发指。要把革命进行下去,胡霸天这种军阀非得铲除不可。于是,郭自强想出了这个“明为合作,实为刺杀”的法子。  这时,胡霸天慌忙闪避,肩膀却仍被刺中,鲜血长流。郭自强正要进一步结果了他,没想到后面突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他中枪缓缓倒地了。  胡霸天拿到“天煞令”,大笑:“饶你精过鬼,也逃不出我胡霸天的掌心,哈哈。”  此时,已奄奄一息的郭自强强行爬起来,说:“我,我要和,和你同,同归于尽……”说罢,手指便要往腰间按下去。  原来他藏着炸弹?胡霸天吓得几乎魂飞魄散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枪声再度响了起来,郭自强终于身子一歪,倒地不动了。这时,四周枪声大作,埋伏在附近的革命党想冲过来,但被胡霸天的人拦住,双方交起火来了。葛炀带着几个士兵冲了过来,赶紧护送胡霸天离开。  胡霸天惊魂甫定,再看看那“天煞令”,却气得七窍生烟,原来,这诏令同样有着“贾亦真”三字。看来,要找到真品,还得费一番功夫。  几天后,葛炀兴冲冲地回来,说:“大帅,你看我带了谁回来?”  胡霸天一看,是个干瘦的男人,这人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贾亦真。  问起“天煞令”的事,贾亦真说:“没错,是有人找我仿造过这个诏令,而且价钱不低。我一共给他们做了两份。”  据贾亦真描述,来仿造的人正是郭自强。但仅有的两份“天煞令”赝品,怎么会散在不同人的手里呢?胡霸天突然一拍大腿:“我明白了。”  很快,士兵再次把龙塘斋围了起来。胡霸天大马金刀地往店里一坐,指着龙三爷怒骂:“好你个逆贼,居然和革命党勾结,想夺我性命。幸好大爷命大,不然,可不让你们得逞了?”  龙三爷并不申辩,而是徐徐脱开外衣,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孝服。他冷冷地说:“我知道你会找上门来的。遗憾的是,自强不能亲手杀了你这个恶霸。”  原来,郭自强竟然是龙三爷的小儿子。他自小接受西学,后来还参加了革命。为了不连累家人,他改名换姓,取名为“郭自强”,即国家自强之意。  胡大帅要得到“天煞令”的事为革命党知道后,革命党人一致认为这是刺杀胡霸天的最好机会。于是郭自强找到了贾亦真,仿造了两份诏令,一份给龙三爷,让他暂时应付危机,另一份则作为诱饵,用以行刺胡霸天。没想到刺杀功亏一篑,郭自强也牺牲了。  胡霸天说:“真的天煞令呢?交出来。”  龙三爷大笑:“你以为我会亲手交给你么?除非……”  胡霸天问:“除非什么?”不知不觉地往龙三爷靠近了几步。  龙三爷突然抓起他的右手,往他的手指狠狠地咬了下去。这一下痛彻入骨,胡霸天惨叫起来,旁边的侍卫冲上前去救驾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终于把胡霸天的手指从龙三爷的口中拉了出来。  胡霸天暴跳如雷,大吼着:“给我毙了!毙了!”  龙三爷被拉了出去。这时,葛炀匆匆忙忙地走过来,递过一个盒子:“恭喜大帅,贺喜大帅,天煞令总算找到了。”  胡霸天展开一看,果然是真的“天煞令”,他顾不上手指的疼痛,在诏令上摩挲了好久,洋洋得意地说:“这回,老子的霸业,是天皇老子也拦不住了,哈哈。”  没想到,胡霸天手指的伤口到了夜里就变黑,整个人发烧说胡话,终于熬不过清早,一命呜呼了。他临到死也没想到,龙三爷早有准备,在诏令上涂上了剧毒,而临死前拼命的一咬,正是要送他最后一程。 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天煞令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gsh/minjian/27561.html
上一篇:玉貔貅    下一篇:贵重的扁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