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火狐玲珑心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菊韵香 发表时间:2018-06-07
  寒冬腊月,大雪飘飘。直到出了乌城,踏上前往飞云岭的山路,昌裕皮货行的少当家江戎才向跟在身旁的秦文志道明了此行的目的:寻找并逮住那只修炼得颇具神通的火狐狸!
秦文志出身商行世家,父亲秦守仁做的同样是皮货生意,商号全顺记。听江戎这么一说,秦文志显然一惊:“不能去。万一让江伯父、魏伯父和我爹知道这事儿,我们定会吃不了兜着走!”
“好吧,你要怕挨罚,那就请回。”江戎揶揄道,“全顺记还能撑多久,也只能看造化喽。”
秦文志口中提及的魏伯父,是合兴货栈的老掌柜魏禄。想当年,昌裕的老掌柜,也便是江戎的父亲江重义,与全顺记的秦守仁,合兴的魏禄歃血立誓,结为兄弟,随后联手挤垮了乌城内外的数十家皮货行。但在两年前深冬的一天,当三人走垛走到飞云岭时,狂风骤起,暴雪突降,短短半个时辰便没过了马腿。
搁置荒岭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眼瞅着再等下去,十有八九会被冻死,垛爷全然不顾江湖规矩,扯上几张上好兽皮充抵佣金,率先赶着头马寻活路去了。紧接着,众伙计也做了鸟兽散,风雪狂舞的荒山野岭之中,只剩下了江重义、秦守仁、魏禄三人和一地皮毛。
此次走垛,三家可都下了血本。半路血本无归不说,更要命的是,没了垛爷引路,三人又迷了山。跌跌撞撞转到天黑,竟又转回了原地!
天寒地冻,加上饥肠辘辘,三个老掌柜万念俱灰。就在冻得神志不清时,江重义恍惚瞥见了一团火从山坳里飘然飞出。仔细一看,那不是火,而是一只通体赤色、尖嘴圆耳的火狐狸!
秦守仁和魏禄也看到了,那火狐身形轻灵,由远及近,只是在垛架上打个滚,火焰便呼啦啦燃烧起来,顷刻驱散了寒冷和黑暗。
数日后,三个老掌柜侥幸活着回到了乌城,途中,还碰上了垛爷和两个伙计的尸首。感念于火狐的救命之恩,三人将其供上龛座,日日奉香谒拜。只不过,货行生意元气大伤,从此委顿不振。
这段堪称神奇的遭遇,三个老掌柜都曾讲过,并嘱咐小辈们牢记这份恩情。如今,江戎却要去抓火狐,这分明是忘恩负义。
“哼,少给我讲大道理。”江戎冷哼一声,亮开了巴掌,“有人出价5万大洋,要买活着的火狐狸。我叫上你,且得手后平分,是拿你当朋友看,合力重振昌裕和全顺记的雄风。”
“可我爹说,那火狐已得了道行—”
“怕什么?有这宝物,我们一定能降住它。”江戎打断秦文志,洋洋自得地拍了拍背包。包里装着一张硕大的软丝渔网。那可是请高人施了符咒的法器,即便千年精怪也会逃无可逃!
秦文志和江戎行了两日,飞云岭已近在咫尺。秦文志问江戎,这次为何不带魏家人?要知道,他们的父辈自从结盟后便亲如一家,素来同甘共苦。江戎撇撇嘴,说魏禄那老家伙身后无子,又体虚多病,等他一死,乌城的皮货行当就只有江、秦两家。与其三足鼎立,不如平分秋色!
有道理。秦文志又问:“到底是谁要买火狐狸?做什么用?还有,他为何不自己去捉?”
“是个外地人。他母亲杂症怪病缠身,失心疯,心口痛,肺痨,时常昏厥,时日无多,大夫就给开了味药:狐狸心,最好是山中修炼上百年的火狐。一颗玲珑心,至少能续30年寿命。”
江戎含糊作答,倒也差不多是实话。只不过,对方答应给出的报酬不是5万,而是10万。多日前,一个单看衣着就知是出自富贾豪门的文弱男子找到他,自称姓雷,来自奉天府,为救母命,愿出5万重金急求一颗火狐玲珑心。之所以找他,原因很简单:飞云岭绵延上百里,也仅有他父亲江重义等三人知晓火狐的出没之地。当然,如果江戎不忍下手,只需带带路,也会奉上100个大洋。100和5万,傻子都能分得清轻重。江戎稍作寻思,加了码:10万!没承想,那雷姓男子的确财大气粗,连眼皮都没眨一下,直接送上了2万定金。
这时,暮色渐临,风雪也越刮越猛,越下越大。走着走着,秦文志无意间回头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:“快、快看,那是什么?”
正前方,大概半里远处,一簇火苗明明灭灭,摇曳不定,正向两人所在的方向飘来,是火狐!江戎忙弯腰刨出一道长约两丈的雪沟,接着取出渔网,埋入雪下,隨后催促秦文志抓紧一端,佯装落难者躺了下去:“等它到了近前,听我命令,一起动手蒙住它。”
江戎心下早就盘算过,两年前,火狐能救他们父亲,说明它修的是善念,眼下也定然会来救他和秦文志。只要它傻乎乎近前,两人就一跃而起,逮它个没商量。可秦文志仍慌得不行,颤声问道:“那狐狸精道行不浅,该不会算出咱们是来捉它的吧?”
“闭嘴,别出声。”江戎呵斥道,“它能耐再大,也不过是只畜生。”
当那团火飘到跟前的刹那,秦文志终究忍不住大叫起来。只见那火狐,狐面人身,模样狰狞,甫一照面,便抡圆手中火把,对准江戎的脑门狠狠砸下!
“快起来,罩它!”江戎也吓得够呛,惊声招呼秦文志起网。可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,渔网刚张开,就被火把烧得七零八落。
该死,那画符的所谓世外高人原来是个江湖骗子,渔网屁用不顶!瞄到火狐再次挥起了火把,江戎指着秦文志,哀号道:“大仙饶命啊。这都是他的主意,是他要捉你的!”
见江戎恶人先告状,秦文志张口正要骂,却听“咣咣”两声闷响,一下落在了江戎的胸口,一下砸上了他的脑门。
重击之下,秦文志眼前一黑,忽悠悠昏死过去,江戎也受伤不轻,瘫倒在地趴了窝。但见那火狐跨步上前,在抬脚踏上他心口的同时也摘下了面具:“江少当家的,就凭你这点儿本事,也配和我斗?”
谁能相信,藏在狐面面具之下的那张脸居然是雇他捕狐的雷姓男子!呆傻半晌,江戎总算醒过了神:“你为何要兜圈子,骗我害我?”“那你又为何要骗他害他?”雷姓男子嘲讽回道。
在来飞云岭的路上,江戎早就盘算好了,等合力捕获火狐后,他就会抽冷子弄死秦文志,让他长眠雪下!到时候,昌裕便能在乌城一家独大。这同样也是雷姓男子的如意算盘—江家秦家,不都后继有人吗,那我就让你们的人没喽!
“你是?”
“我是魏老掌柜的遠房侄子。再过几天,是老爷子的六十大寿,我将过继给他做儿子。而绝了你们两家的后,就是我送给他的大礼。哈哈,用不了多久,不光合兴是我的,整个乌城也将是我的!”
雷姓男子愈发得意,边哈哈大笑边拽出把利刃迎头扎下,意欲结果了江戎的性命。江戎拼死攥住刀刃,鲜血汩汩流下。这时,秦文志悠悠转醒,又摇摇晃晃站了起来。
“文志,救我!”江戎大喊。
秦文志揉揉撕裂般疼痛的脑袋,捡起火把立在了雷姓男子身后:“你那么恶毒,早就该死。喂,快弄死他!”
明摆着,秦文志试图坐收渔人之利,只待雷姓男子得逞,秦文志就将出手。雷姓男子不傻,当即猜透了他的心思,冷不丁一个后踹,不偏不斜击中了秦文志的下腹。江戎也趁势一滚,躲开了利刃。接下来,三人全疯了似的厮杀成一团。
而此时,在昌裕皮货行,江重义江老掌柜邀来了合兴的魏老掌柜和全顺记的秦老掌柜,紧捶了几下腿后,开了口:“唉,我这老寒腿,疼得揪心啊!两位老弟,人都说,人可欺,天不可欺,人可瞒,天不可瞒。这两年,我这心里实在愧疚得很,还夜夜做噩梦!”
“江老大,你什么意思?别忘了,我们可是起过毒誓,谁敢乱来,必将断子绝孙!”秦守仁咬牙道。
两年前的一幕幕,至今仍夜夜入梦—三人被困飞云岭,全冻晕过去。昏昏沉沉中,秦守仁醒了,影影绰绰看到一个红衣人在烧他们的皮子。那是钱啊!也许是脑子被冻僵了,也许是本能使然,秦守仁强撑着掏出尖刀,翻个身扎了过去。江重义也醒了,见秦守仁正与那人撕扯,还动了刀,连想都没想就抄起一只垛架打了过去。很快,那红衣人便倒了下去。
等彻底清醒,借着火光,两人终于看清,对方是个女子,身穿红袄,模样清秀。江重义猜测,她是个过路山民,点了垛架皮子,是为了给他们取暖。他们却恩将仇报,害了人家的命。这时,魏禄醒了。秦守仁心一横,将尖刀往他手心里一塞,硬拖着又扎向了女子。
咱们是结拜兄弟,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有祸就得一起扛着,谁也别想蹦!
藏尸深山,在回乌城的路上,三人商量了一阵,又统一口径,编出了个火狐大义救命的故事。
“对,反正我是打算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去的。”魏禄一阵咳嗽道,“今儿个我来,还有件事要和两位说。等月末我过60大寿那天,我要知会大家,呵呵,我收继子了,合兴也后继有人喽。”
此刻,在飞云岭的雪野中,江戎、秦文志和雷姓男子相互厮打,全受了重伤,又被大雪覆盖变成了雪人。只是,他们谁也没能等到火狐救命……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火狐玲珑心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gsh/minjian/52174.html
上一篇:天下第二书    下一篇:升仙奇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