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: 伟德国际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民俗知识伟德国际投稿伟德国际专题
恐怖伟德国际 真实伟德国际 乡村伟德国际 灵异伟德国际 网络伟德国际 现代伟德国际 短篇伟德国际超吓人 女鬼伟德国际 宿舍伟德国际 400个民间伟德国际 999个短篇伟德国际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推理故事 >

冤家屋窄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章建 发表时间:2016-12-26
侯三   侯三是个职业小偷,独来独往,专干白闯的活。所谓白闯,就是大白天大摇大摆地进入别人的家里,拿别人家的东西就像拿自己的一样。侯三选择的目标一般都是老式的住宅区,因为老式的住宅区一般都没有监控。侯三的定位很准,靠着一手娴熟的开锁绝技,每一次他都能满载而归。   这一天侯三又踩了个点,观察了几天,发现多数的人家白天都有老人在家值守,唯独有一户人家,女主人天天早出晚归,看来是个离异的少妇。   摸清楚了少妇的活动规律后,侯三化装成一个电路检修工,很轻松地就打开了少妇家的防盗门,他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。侯三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开始扫荡,三角眼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藏匿现金和贵重物品的地方,可是他把整个房间扫荡完了,竟然没有发现一件值得带走的物件。   看来自己是把白板当发财摸了一次,真他妈的倒霉!侯三晦气地想离开了,自己这行有个不能空手出门的规矩,他随手打开了立在客厅墙角边的冰箱,有点渴,拿两瓶饮料也不叫空手啊。   侯三一打开冰箱,竟然没有感觉一丝凉意,再仔细一看冰箱里面的东西,他的两只眼睛像晚上出来觅食的鼠眼一样,一下子来了精神!好家伙,整个冰箱里塞着满满一肚子的宝贝,有形状各异的陶器、成卷成卷的古画,还有雕琢精美的玉器、鸡血石摆件……   常在江湖走,侯三什么没见过?等真正看完了冰箱里的这些物品,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口气憋得极其难受,这都是非常值钱的古玩啊!看来这个少妇的确是个有钱的主,光冰箱里这些玩意,就够他侯三天天花天酒地玩个几年的,这回可真发大了。关上了冰箱,侯三一屁股坐在冰箱旁的沙发上,激动得厉害,心想,这一个冰箱的物件全部都拿走,没有一麻袋都装不下,就是装下了,自己也扛不动啊,这可怎么整呢?   看看时间,下午三点多了,侯三还是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,他叹了口气,又打开了冰箱,心想该着自己得不了这笔横财,还是能捎带几样是几样吧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小区里响起了一阵收破铜烂铁的吆喝声,侯三心一动,马上来了主意,他立即脱掉了外衣外裤,露出一身西装革履的行头,大摇大摆地出了门,冲着一个骑着三轮正在四处吆喝的中年人喊道:“收破烂的,你,你过来!”   中年人一听有人叫他,马上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说:“老板,您要卖什么?”   侯三说:“冰箱坏了,不要了,卖掉!”   中年人心里一阵窃喜,转了一下午,终于碰上了一炮大活呀,他连忙随着侯三进了房,看了看冰箱说:“老板,一百中不?”   侯三故作镇静,其实心里像有团火在烧一样,哪有闲心和中年人讨价还价,现在只想着抓紧把冰箱连同冰箱里的东西赶紧运走。侯三说:“一百就一百吧,快点,我帮你抬上车!”   在这之前,冰箱的门已经被侯三用绳捆上了,两个人气喘吁吁地把冰箱从楼上抬到了楼下中年人的三轮车上,中年人掏出钱要付,侯三这才说:“老兄,其实我这冰箱是要拿去修的,你帮我拉一下,我给你一百块钱。”   中年人刚想发火,一听说侯三给他一百块钱,就忍住了,心想,也行哈,干啥不是挣钱啊,反正老板们有的是钱。   赵四   这个收废品的人叫赵四,他之前因为替一帮盗窃电缆的贼销赃,曾被判刑五年,前不久刚刚刑满释放。赵四也不会别的手艺,只对收废品感兴趣,为了乡下的老婆孩子,只能重操旧业。   出了别墅区的大门,赵四一边开着电动三轮一边和坐在车上的侯三搭讪。赵四说:“这破冰箱还修啥,修修坏坏,还不如买台新的呢。”   侯三正想着该把这些宝贝运到哪里去,想得脑袋瓜子疼也没想出来个好地方,最近他在赌场上的运气实在是糟糕透顶,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都在满世界地找侯三要赌债呢,扬言只要看见了侯三,就敲断他的一条腿!侯三心想,等老子把这批宝贝出手后,老子拿钱砸死这帮无情无义的家伙!听见赵四和他说话,侯三脑子一转,又计上心来,他说:“这位老哥,我中午到现在忙得还没顾上吃饭呢,你在前面饭店门口停下,我吃点饭。”   赵四不干了,心想我还等着干完你这趟活再找个下家呢,等你吃饭?他刚要张嘴,侯三说:“要不我请你一起吃?”   赵四一听,心想,嘿,今天真是遇见好人了,还有这好事?他忙说:“老板,你吃,你去吃,我……”   侯三拍了拍他的肩:“客气啥呀,我请你喝两杯。”   一听要喝几杯,赵四的酒瘾马上就犯了。为了一口酒,没坐牢之前的赵四,老婆都被他喝跑过。   在一个胡同里的小酒馆里,赵四越喝兴致越高,侯三越喝越愁眉苦脸,赵四问:“兄弟,我看你这是遇见了不顺心的事啊,能给哥哥我说说不?”   侯三说:“喝喝喝,喝死拉倒!”赵四心想,原来有钱的人也有钱办不了的事啊。一瓶白酒下了赵四的肚后,侯三一看火候差不多了,他故作痛苦状地说:“老兄啊,其实你是不知道啊,刚才你替我拉的那个冰箱,它不是我的。”   啊?赵四吓了一大跳,他马上站起来,手指着侯三道:“你,你?”   侯三赶忙解释道:“你想哪去了,那冰箱是我表哥的,我是替他办事呢。”   赵四再次坐了下去,这回他已经感觉到眼前这个请他喝酒的人有点神秘兮兮的了。赵四接着问:“你表哥是干啥的,这么忙啊,连这点小事也要麻烦你?”   侯三开始编故事,他告诉赵四,自己的表哥是个当官的,最近被纪委“双规”了,好在他表哥把值钱的东西都提前藏好了,纪委的人在他家什么也没搜着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要替表哥把这些值钱的东西抓紧处理掉,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,他才出此下招,把值钱的物件都塞冰箱里拉出来了。   赵四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他感觉自己正在听一部天书,倘若眼前这个瘦猴说的都是真的,自己岂不是稀里糊涂地在帮人运送赃物嘛!赵四酒都没兴趣喝了,忙说:“这事真的假的?”   侯三压着嗓子说:“千真万确。”   赵四一听,心里就盘算开了,心想,不义之财见者有份啊,那我可得好好地敲他一笔了。赵四说:“兄弟,那我就实话告诉你,我坐了五年的大牢刚刚出来没几天,就是因为帮别人销赃,你这事要是整露馅了,可是大罪啊!”   不料侯三一听赵四的话,心里一阵大喜,忙给赵四倒满了酒说:“原来,你是有门路的?我告诉你啊,冰箱里装的可都是古玩字画,要是你能帮着我给销出去,咱俩三七开怎么样?” 吴老二   冰箱直接拉到了赵四的出租房,看着塞得满满的一冰箱古董,赵四高兴坏了,心想,我的亲娘啊,这得值多少钱啊?赵四和侯三一样,只知道古玩很值钱,具体值多少钱,他俩可都是擀面杖吹火——一窍不通的主。   赵四想着想着,忽然想起了一个人,这个人叫吴老二,赵四没坐牢的时候,他经常把从工地上偷来的材料卖给赵四,后来赵四进去了,他就在古玩街混,是个“买托”。赵四当即给吴老二打了电话,告诉吴老二,自己手上有一批古董,看看能给找个买家不。   吴老二正在为这段日子没逮住一个冤大头发愁,接了赵四的电话气不打一处来,心想,他赵四怎么可能有“一批古董”呢?简直拿我穷开心逗着玩呢。吴老二骂道:“你他妈的是不是吃了几天饱饭想瘦瘦身?老子烦着呢!”说着就把电话挂了。赵四见吴老二不相信,只得又拨过去一个电话,这次他也提高了嗓门:“我可没时间逗你玩,给你个发财的机会你他妈的把好心当做驴肝肺了,得,我找别人去了!”   这回轮到吴老二犯晕了,心想,也是啊,这年头谁不想着多整俩钱,难道,难道赵四真干到了古董,而且还是“一批”?他赶忙把电话回拨了过去。   很快,吴老二见到了冰箱里的一堆宝贝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古玩街混了几年了,对古董方面的知识,多少了解个皮毛。吴老二问赵四:“你,收来的?”赵四说:“我哪收得起啊,这不人家要卖嘛。”他指指一旁的侯三。   哦,吴老二明白了,这就是一堆不义之财啊,他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对侯三说:“这位兄弟,你这批货数量太多,真假还不知呢,要不这么的,我先挑几样找行家鉴定鉴定,然后我们再谈,你看如何啊?”   赵四一听吴老二的话,也附和着说:“就是,得鉴定一下这堆玩意到底是真古董还是假古董,真的才值钱,要是假的话,还不如一堆破铜烂铁实惠呢。”   事已至此,侯三也没辙了,心里也打起了小九九,万一是堆赝品,自己不是白忙乎了嘛,他看看赵四问:“你这朋友可靠不可靠啊?”赵四说:“兄弟,你信不过我呀,算了,要是信不过我,你把这冰箱抓紧弄走吧,这吴大哥,那,那是我哥们呀,还能,还能诓你咋的?”侯三心想,反正有一冰箱的物件呢,就给他拿几件去鉴定鉴定吧,于是马上笑着说: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问问,那,那就挑几件吧……”   吴老二挑了两件个头稍微大点的,三件个头比较小点的说:“我看这几件成色比较老,先拿去找人看看,明天等我回信吧。”   侯三连连说:“行,行,我就等你明天回话了哈。”赵四把吴老二送出了门,悄悄地说:“兄弟,你可不敢坑哥哈,有财大家发嘛。”吴老二心想,哼,这可是你主动给我送财啊!嘴上却说:“那是,你可得把这位财神爷给我看好了哈。”   话说吴老二前脚刚出门,后脚就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,他掏出了手机给一个真正倒卖文物的贩子麻大打了个电话:“喂,麻哥,我是吴老二啊,你现在在店里没?我告诉你,我手头有几件宝贝,都是朋友花大价钱买的,您给看看,别是赝品啊。”   麻大   麻大是个瘸子,年轻的时候是个盗墓的,有一天夜里他刚刚和两个同伙把别人家的祖坟刨开,就被埋伏在墓地周围的主家人围住了,结果是,他好好地一条腿被活活打断了,另外还搭上了几年的牢狱之灾。出狱后,麻大彻底不敢操老本行了,只在古玩街收购盗墓者盗来的东西,然后再进行倒卖,由于长着一脸的麻子,又有几分凶相,古玩街上的文物贩子都惧怕他三分,人送他一个绰号叫麻大。吴老二就是在狱中结识麻大的,麻大对古董颇有些研究。   吴老二在见麻大之前,把三件个头比较小的古玩留自己家里了,只带了两件个头比较大的。他是知道的,只要是好玩意,一旦入了麻大的法眼,死活是拿不回来的,还是谨慎为妙。   话说吴老二见了麻大后,掏出了一尊铜菩萨和一个玉酒壶。麻大仔细端详了一会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!他不露声色地问吴老二:“兄弟,哪淘来的这两件物件啊?”吴老二也在暗中观察麻大的表情,在古玩界混的人都有一个特点,都会察言观色,都讳莫如深,买家越说这玩意是赝品不值钱,说不定就是真品很值钱。吴老二奸诈地一笑:“麻哥,这俩物件是我朋友花了这个数收来的。”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头。   麻大一看吴老二的比划,心里乐开了花了,他又将两件器物在手里把玩了一会说:“这俩玩意的确不错,哥哥我收藏了,给个价吧。”吴老二这就盘算开了,心想,看来我还真是蒙对路了,的确是一对古董啊。他讪笑地对麻大说:“你看,凭咱俩的关系还用来那一套嘛,你看着给个价就妥了,再说了,我朋友那里,好玩意多了去了,回头我再拿几件过来。”   麻大觉得今天的吴老二简直就是换了个人,一夜之间这家伙从哪整出这两件古董出来呢,听那口气,手里还有好玩意啊!当下麻大大方地把手一挥说:“兄弟,这么的吧,我给你十五万,一锤子买卖,你看?”   麻大一张嘴,吴老二就知道自己上当了,他真后悔自己开始怎么只报了十万元的价,以他对麻大的了解,能够给出十五万,这两件物件应该能值几十万了!可是他转念一想,赵四那里不是还有一冰箱嘛,得,我先卖个人情,况且他还欠着麻大两万块钱的赌债呢。吴老二说:“麻哥,你看,我那两万块钱的债?”麻大这会儿已经将铜菩萨和玉酒壶分别装在两个木盒里了,闻听此话,他大度地说:“兄弟,那个,就算了吧,以后,有好玩意多给我整点哈!”   吴老二凭白得了现金十五万,想着晚上也没事情,赵四那里,他盘算着自己得慢慢地钓鱼了,不能急,一急,鱼就跑了。这样想着,吴老二就揣着麻大给的钱直奔赌场,心想,这帮狗眼看人低的赌徒,老子今天晚上不整死你们才怪呢!   吴老二一走,麻大开始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这简直就是用白菜的价格买了一根金条啊,那尊铜制释迦牟尼像系唐代出土的文物,市场保守估价也在百万以上,而那尊和田白玉九龙壶,是清代王室用品,民间极其罕见,价值也在五十万以上。为什么麻大如此肯定这两件物件的价值?因为这两件物件麻大太熟悉了,正是他当年从墓穴中挖出来的!由于当年他对古董的知识欠缺,也是用极低的价格卖给了文物贩子,几经周折,后来在一次拍卖会上,这两件文物,拍出的价格让他咂舌!为此,麻大后悔了很多年!这真是老天有眼啊! 麻大足足兴奋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一早,他就打电话邀请圈内的几个秘友来欣赏自己失而复得的宝贝。   张铁眼   话说麻大的朋友里,有个外号叫张铁眼的人。这个张铁眼是个古玩鉴定专家,古玩街的人把他鉴宝的能力传得神乎其神,具体这个人究竟是做什么的,谁也说不上来,但是他每天都在古玩街转悠。日子久了,大家都熟悉他,而且经过他的法眼后,什么物件什么出处,都原形毕露。在古玩街混的人,都把张铁眼视为权威级人物。   一大早,张铁眼就接到了麻大的电话:“张兄,兄弟我偶得了两件珍品,你也过来把玩把玩?”   张铁眼先问了问是什么物件,听后,就来了浓厚的兴趣,正好赶周末,自己也没事,就欣然前往。   一帮人等在麻大家边品茶边欣赏着麻大拿出的两件藏品,张铁眼是最后一个到的,他带着一副平光镜,一副学者的派头。一看见张铁眼来了,大家纷纷站起让座,麻大更是毕恭毕敬地将张铁眼请到两尊古董面前说:“有劳张兄给鉴赏鉴赏。”   一番仔细的把看后,张铁眼说的一句话差点没把麻大给惊晕倒。张铁眼摇摇头说:“你这俩物件啊,一对赝品!”麻大想想不对头,这怎么可能呢?他问张铁眼:“何以见得呢?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从朋友那里转过来的呀!”张铁眼说:“这两件物件,一件叫唐铜制释迦牟尼佛打坐像,一件叫清和田白玉九龙雕刻壶,这两件东西是高仿真高做旧的东西,我说它们是赝品是有根据的,因为真正的真品就存放在市博物馆,据我所知,这两件文物是几年前一个企业家在本市的一个拍卖会上高价拍下,然后赠送给了刚刚落成的博物馆,是博物馆收藏的第一批藏品,你这个指定是赝品……”   几个朋友一听张铁眼的话怎么看那两件物品怎么都像赝品了,他们起身安慰了麻大几句就告辞了。麻大坐在沙发上发愣,心里这个气啊,真是大风大浪里过来了,竟然掉在吴老二这条臭阴沟里了,我说这小子平常穷困潦倒的,怎么突然能够弄来这么好的玩意?敢情是赌博输急了,惦记起老子的口袋了!行,就是挖地三尺,我也得把你找出来,要是不废你一条腿,我在古玩街白混了!   张铁眼看在眼里,笑在心头,他连忙安慰麻大:“老弟啊,这事还是不动肝火的好,就当花钱买个教训了,下次注意哈。”麻大一听,更是压抑不住心里的火了,他一把拿起桌上的物件就要摔,被张铁眼拦住了。张铁眼说:“别介,虽然是赝品,就这个做工,你还是可以倒腾出去的嘛!”  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,麻大放下了两件物件,心想,就是啊,玩古董不就是玩的一个心跳吗?我都能被这两件赝品忽悠了,我忽悠出去也不是难事啊。见张铁眼也走了,他重新把两件物件装到木盒里,正想着用什么方式找吴老二,打电话?这小子比猴精,说不定一看见自己的号码,马上来个脚底抹油,十五万可就真的泡汤了,正想着呢,忽然,他自己的手机响了。   麻大一看来电,竟然是吴老二打来的,吴老二说:“麻哥,我朋友还有几件好物件,我一会给你拿过去看看啊,我说麻哥呀,这次你可别狠心地吃我了啊,昨天那两件宝贝,你,你也太狠了吧……”   嘿,麻大心想,你小子这是吃甜了嘴呀,看我一瘸一拐的,好糊弄是吧?行,我要不把你吃的连本带利全吐出来,你还不知道我麻大是个什么样的人!麻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:“兄弟,你太够意思了,放心,只要是好东西,哥哥这次绝对不杀你,来吧。”   冤大头   果然,麻大撂了电话后,约莫一个小时,一脸疲倦的吴老二就屁颠屁颠地来了,这次他怀里揣着三四样物件。   麻大看见吴老二将物件一一地摆在桌子上,笑了笑,一挥手,里屋就出来了四个彪形大汉。麻大冲着一脸惊愕的吴老二甩手就是一个巴掌:“钱呢?昨天我给你的十五万块钱呢?你今天要是不拿出来,老子就整折你一条腿!要不是看在一起蹲过大牢的份上,你一进门我就弄死你!”   “咋,咋了呀,麻哥……”吴老二一看这阵势,吓得腿直打哆嗦,脸色发白。麻大一听,又是一个巴掌抡过来:“咋回事你不知道啊?”吴老二脑子一片迷糊,心想,我知道什么呀?麻大嘿嘿嘿地奸笑了几声说:“兄弟,要是你缺钱就和麻哥说嘛,麻哥啥人?你敢忽悠麻哥?说吧,钱哪去了,还有昨天你给我的那两件宝贝哪整来的?”   吴老二哭丧着脸:“麻,麻大哥,那钱啊,昨天夜里我都,都输完了,那赌场把我当一个冤大头给宰了!那两件物件,是,赵四的,我可不知道那是假玩意啊,您,您就饶了我吧……”   麻大一听,这个气啊:“行,行,行,你小子今儿就等着断一条腿吧!”说完,他转过身,朝四个彪形大汉一挥手。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撞开了,一大群警察蜂拥而入,大喝道:“都蹲下!”吴老二一看,马上起身跑到了警察的队伍里:“政府,你们来的太及时了,这,这是一帮黑社会,要杀人啊!”   麻大和几个彪形大汉愣住了,警察怎么来了?这会儿他们也没时间细想了,一个个像小鸡一样,被警察反拧着手,塞上了停靠在外面的警车。   进了公安局,麻大说:“我被吴老二骗了十五万啊,这是个骗子,政府要法办他啊!”吴老二一听,反驳道:“我骗你?那两件物件你是亲眼验过的,这叫买卖公平,你说那是假的,你有啥根据?有鉴定报告没?”一句话把麻大呛住了,现在他回过神来想想,也不能光凭张铁眼的一席话,就判定那两件物件就是赝品啊。四个彪形大汉倒是来了个竹筒倒豆子,老老实实地做了交待,老板就是一个倒卖文物的主,和很多盗墓贼经常性地接触,家里的地窖内还有一批刚刚收来的瓷器陶罐呢……   麻大稀里糊涂地栽了,临进了看守所的大门还一直拍着脑袋想,怎么回事呢,自己真是个冤大头啊!   吴老二被戴上手铐的那会儿,也是一个劲地喊冤:“政府,我可没偷没抢啊,我,我冤啊我!”办案民警笑着对他说:“你就冤吧,国家两件一级文物被你卖了十五万,你还冤?”   啥?吴老二彻底傻了,心里叫苦不迭地想,我真是倒霉透顶,怎么撞上了两件国家一级文物啊!   冤家屋窄   警方顺藤摸瓜,很快,还在出租房里死看着那只冰箱,等候着吴老二消息的侯三和赵四也被抓了!   这天是元宵,中午赵四吃了几口饭,开始发牢骚说:“新闻里不是天天说要以人为本嘛,这食堂怎么几个月了都是老几样,拿上级的指示当耳边风,太不像话了!”一旁的麻大摇了摇头撇了撇嘴讥讽道:“你他妈的真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,老几样怎么了,我看你比刚来的时候明显胖了嘛。”  挨着赵四的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却吃得津津有味,一边吃一边说:“你俩别吵,影响我看新闻,嗯,今天这个紫菜汤烧的比昨天的有味道,我敢说,掌厨的一定加了鸡精,而且还是太太乐牌的鸡精。”   赵四说:“你就拉倒吧,还鸡精呢,你以为给你开小灶呢?还以为你是领导呢?美得你!”   老人呵呵一笑:“年轻人啊,平常我想喝碗紫菜汤还真是个难事呢,人啊,要知道满足是件幸福的事。”   老人的话激起了麻大的共鸣,心想,当初我要是知道满足,及时收手,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啊。他清了清嗓门对老人说:“尽扯,人有满足的时候吗?你当领导的时候,知道满足了吗?现在谈满足,晚了。”   墙壁上的液晶宽屏电视正准点播放着新闻,画面清晰,声音洪亮。赵四看着看着无限伤感地说:“时间过得可真快啊,一转眼这就到元宵节了,你们看那烟花多漂亮!”   麻大来了兴致,眼神放出喜悦的光,一边吃饭一边说:“哎,我跟你们说啊,去年的今天晚上,我和几个朋友在逍遥宫逍遥,啊呀,那场面,酒是洋的,烟是软的,姑娘是十八的,菜嘛,对对,你们看过周星驰演的电影《食神》吧,叫什么来着?”   “那叫满汉全席!瞧你那点出息,你说的那排场,我都赶腻了,真不稀罕和你这样的同住一间房!”老人从牙缝里轻蔑地蹦出来一句话。   麻大被老人的这句话激得有点火,他反唇讥讽道:“你个老家伙得意个啥呀,你那是往日的事了,现在谁还惦记着你呀。”   赵四惨淡地说:“你俩都别得瑟,吃喝玩乐我比不了,去年的今天晚上,我是抱着我儿子牵着我媳妇的手,看着城市夜空里朵朵灿烂的烟花度过的,那滋味,现在想想,我都想哭。”   麻大叹了口气骂道:“老子都是被吴老二这货给害的!”   赵四一听,一愣,马上问道:“哪个吴老二,是在古玩街混的那个吴老二吗?”   麻大说:“是啊,你认识这个杂皮东西?”   赵四差点没哭出来:“我也是被这货给害惨了,直接带着警察就上门了,真是个不讲一点义气的东西啊!”   麻大很不解:“你和他也在一起干过坏事?”   赵四刚想娓娓道来,不料老人在一旁开始抽噎起来,一边抽噎一边说:“别提‘古玩’这俩字,一提我就忍不住气啊!”   “那是怎么回事呢?你和古玩有仇啊?”赵四和麻大几乎异口同声地问。   老人说:“你们有所不知啊,要说古玩,那我可是顶级的行家,当领导小半辈子,整的钱都花在买古玩上了。这不有人举报我贪污受贿嘛,纪委审查了半年,什么也没审查出来,因为我没有多少财产啊,倒霉就倒霉在,有一窝大胆的小偷,在我女儿家偷走了一个旧冰箱,那冰箱里装的,哎呀,不都是我收藏了半辈子的古玩嘛,价值千万啊,想想真痛心啊,里面还有两件国家一级文物呢!”   啊?赵四吓了一跳,连忙说:“你接着说。”老人喝完了最后一口紫菜汤,擦了擦嘴继续说:“这事出了后,我都没敢让我女儿报警啊,可是两天后我就被抓了,也不知道这窝小偷怎么搞的,我估摸着是销赃的时候被一窝端了,这不把我也牵连进来了嘛,你们说,我,我要是见了那小偷,拼掉老命也得上去咬它们几口……”   麻大听完哈哈大笑说:“我的个娘啊,千万价值的古董装冰箱里!你这老家伙,贪污了一辈子,也没真正享受过有钱人的日子啊,该!”   赵四这回彻底明白咋回事了,直拍脑瓜子,刚想说话,就看见铁门打开了,穿着一身警服的张铁眼站在门前,他身后跟着两个戴着手铐穿着黄马褂的人,正是侯三和吴老二。张铁眼喝道:“麻大、赵四、对,还有你!”他一指那老头:“你们五个人的案子,下午开庭,都出来吧!”   谜底终于揭开,原来张铁眼是一名便衣刑警,为了破获盗窃、倒卖文物案件,长期在古玩街“混”,没成想,误打误撞地连带破获了一起涉案价值惊人的官员贪污腐败大案,这真是:天网恢恢,冤家屋窄! 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伟德国际,微信号:guidayecom
文章标题:冤家屋窄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guidaye.com/gsh/zttl/28086.html
上一篇:理想苦旅    下一篇:致命一锤